新闻通稿

 

KEYNOTE-407研究显示
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一线治疗
显著延长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

无论PD-L1表达情况
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延长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总生存期

即将在2018年ASCO年会发布的结果同时显示
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治疗显著延长无疾病进展生存期

(2018年4月29日,中国上海) 默沙东公司(在美国与加拿大称为默克)今日宣布,其研发的九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酿酒酵母)(后称“九价HPV疫苗”)已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有条件上市批准,适用于16至26岁女性接种,采用三剂免疫接种程序。

(2018年6月3日,美国新泽西州肯尼沃斯市)默沙东公司(在美国和加拿大以外的国家被称为默沙东),今天公布了KEYNOTE-407三期临床研究的结果。该关键研究旨在评估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卡铂+紫杉醇或卡铂+白蛋白紫杉醇,作为一线治疗方案治疗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相关疗效。研究结果显示,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显著延长总生存期,相比单纯化疗组,死亡风险降低36%(HR=0.64 [95% CI, 0.49-0.85]; p=0.0008),首次证明PD-1抑制剂联合化疗作为一线治疗鳞状非小细胞癌时可以显著延长总生存期。这是第五个关于默沙东PD-1抑制剂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能带来生存获益的临床研究。这些研究结果将在2018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上作为口头报告对外发布。

根据前期预设的分析,研究结果显示在以下各类PD-L1表达的情况下都能观察到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相比单纯化疗组,带来更大的总生存获益:

 在PD-L1表达阴性的人群中,死亡风险降低39% (HR=0.61 [95% CI, 0.38-0.98]);

 在肿瘤细胞表达PD-L1的比例(TPS)在1-49%的人群中,死亡风险降低43%(HR=0.57 [95% CI, 0.36-0.90]);

 在TPS≥50%的人群中,死亡风险降低36% (HR=0.64 [95% CI, 0.37-1.10])。

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卡铂+紫杉醇或卡铂+白蛋白紫杉醇方案,也带来了显著的无疾病进展生存期获益,相比于单纯的化疗方案,降低了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近50%(HR=0.56 [95% CI, 0.45-0.70]; p<0.0001)。在以下各类PD-L1表达的情况下都能观察到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相比单纯化疗组,降低了疾病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

 PD-L1表达阴性的患者: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32%(HR=0.68 [95% CI, 0.47-0.98]);

 1≤TPS≤49%的患者: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44%(HR=0.56 [95% CI, 0.39-0.80]),

 TPS≥50%的患者: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63%(HR=0.37 [95% CI, 0.24-0.58])

“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是一种难治型肺癌”,KEYNOTE-407研究者,西班牙马德里Universitario 12 de Octubre 医院医学教授,Luis Paz-Ares医生指出。“Keynote-407研究告诉我们,无论患者的PD-L1表达情况如何,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传统化疗可以显著改善患者总生存期和无疾病进展生存期。”

“默沙东PD-1抑制剂可以作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基础治疗”,默沙东研究实验室总裁Roger M. Perlmutter博士说。“默克公司很高兴能够在本次ASCO大会上,分享KEYNOTE-407研究所显示的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作为一线方案治疗鳞状非小细胞肺癌带来的生存获益的结果。”

如之前已经宣布,KEYNOTE-407研究数据已经提交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阅。

在肺癌治疗领域,默克拥有一个广泛的临床研究计划,并正在开展多个关于默沙东PD-1抑制剂单药或者联合其它药物的临床注册研究。默沙东PD-1抑制剂治疗肺癌的研究计划包含15个默克支持的临床研究,覆盖近9000位患者,这些研究旨在评估在多种不同情况下,默沙东PD-1抑制剂在疾病不同阶段的治疗效果。

关于KEYNOTE-407研究结果的补充信息

KEYNOTE-407(NCT 02775435)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III期临床研究,评估了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卡铂+紫杉醇或白蛋白紫杉醇)与单用化疗(卡铂+紫杉醇或白蛋白紫杉醇)的疗效。该研究包含了559例未曾接受过针对晚期疾病的全身治疗的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双重主要终点是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包括客观缓解率(ORR)和缓解持续时间(DOR)。

在此研究中,默沙东PD-1抑制剂治疗组的中位OS为15.9个月(95% CI, 13.2-无法预估),相比于化疗的11.3 个月(95% CI, 9.5-14.8)。42.8 %的被随机分配到化疗组的病人(n=89)无法继续化疗治疗,转为PD-1抑制剂治疗,其中75人接受了默沙东PD-1抑制剂单药治疗。除了在根据PD-L1表达情况所分亚组人群中观察到了生存获益,在其它根据如年龄、性别、ECOG评分, 区域入组,和紫杉醇类别(比如紫杉醇或白蛋白紫杉醇)分类的亚组中都观察到了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组相比于单独的化疗组所带来的生存获益。在KEYNOTE-407研究中,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组的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期为6.4个月(95% CI, 6.2-8.3),相比于化疗组的4.8个月(95% CI, 4.3-5.7)。

如之前已经发布的结果,在第一次中期分析报告中,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卡铂+紫杉醇或白蛋白紫杉醇的客观缓解率为58.4%(95% CI, 48.2-68.1%),相比于单纯化疗的35.0% (95% CI, 25.8-45.0%)。第二次中期分析,包括今天发布的总生存期和无疾病进展生存期, 客观缓解率与第一次发布的结果类似: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组的ORR 为57.9% (95% CI, 51.9-63.8%),单用化疗组38.4%(95% CI, 32.7-44.4%)。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组的中位缓解时间为7.7个月 (范围, 1.1+ 至 14.7+ 月),相比于化疗组的4.8月(范围,1.3+ 至 15.8+ 个月)。

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治疗的安全性与之前在针对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默沙东PD-1抑制剂和化疗的临床研究中观察到的结果一致。3-5级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在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卡铂+紫杉醇或白蛋白紫杉醇治疗组的发生率为69.8 %, 相比于单纯化疗组的68.2%。无论何种级别和原因引起的不良反应,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卡铂+紫杉醇或白蛋白紫杉醇治疗组不良反应发生率高出20 %的不良反应包括:贫血(53.2%),脱发(46.0%),嗜中性白血球减少症(37.8%),恶心 (35.6%),血小板减少(30.6%),腹泻(29.9%), 食欲降低(24.5%), 便秘 (23.0%), 疲倦 (22.7%),无力(21.6%),关节痛(20.5%)以及外周神经病变 (20.5%)。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治疗组最常见的免疫相关的任何级别和任何原因引起的不良反应包括甲状腺功能减退(7.9%),甲状腺功能亢进(7.2%),肺炎(6.5%),大肠炎(2.5%),肝炎(1.8%),严重皮肤反应(1.8%),下垂体炎(1.1%),甲状腺炎(1.1%)和肾炎(0.7%)。有10例由于默沙东PD-1抑制剂联合化疗治疗组和单纯化疗组都各有10例因药物不良反应而导致的死亡事件,包括各1例因为肺炎而死亡。

关于KEYNOTE-407研究的补充信息

在KEYNOTE-407研究中,559名患者被随机分配到两个治疗组接受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无法接受的药物毒性,医生决定或病人自愿退出研究,两组用药情况如下:

 帕博利珠单抗(200 mg固定剂量,每3周1次)+卡铂(AUC 6mg/mL/min,每3周1次)+紫杉醇(200mg/m2,每3周1次)或白蛋白紫杉醇(100mg/m2,每周1次),持续4个周期,后续使用帕博利珠单抗(200 mg, 每3周1次),持续31个周期;

 生理盐水安慰剂 (每3周1次)+卡铂(AUC 6mg/mL/min,每3周1次)+紫杉醇(200mg/m2,每3周1次)或白蛋白紫杉醇(100mg/m2,每周1次),持续4个周期,后续使用生理盐水安慰剂(每3周1次),持续31个周期;经独立中心审阅同意,对照组的病人如果经历疾病进展,而且合适默沙东PD-1抑制剂治疗,可被允许接受默沙东PD-1抑制剂公开标签的治疗。

备注:默沙东PD-1抑制剂尚未在中国大陆地区获批上市。

关于默沙东中国

中国是默沙东全球增长战略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默沙东中国总部设在上海,同时在北京设有研发中心、在杭州设有工厂,实现了研发、制造和商业运营三擎合一。我们全心全意,向中国大众提供高质量的创新药品、疫苗和服务,造福中国社会。更多信息,敬请访问默沙东中国官网www.msdchina.com.cn,或订阅默沙东中国官方微信msd_china。

默沙东前瞻性声明

默沙东公司全球总部位于美国新泽西州肯尼沃斯市(下称“公司”)。本新闻稿包含根据《1995 年美国私人证券诉讼改革法案》之安全条款而做出的“前瞻性声明”。本文内容基于公司管理层当前的看法和预期,并且受制于可能出现的重大风险和不确定因素。默沙东不保证在研产品能获得所需的监管部门批准或取得商业成功。如果相关假设与现实有所出入、出现风险,或发生不确定情况,实际结果可与前瞻性声明中的预期有实质上的差异。

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包括但不仅限于一般行业情况与竞争、一般经济因素(包括利率与汇率浮动)、美国及其他国家制药行业监管以及医疗政策的影响、全球范围内控制医疗成本的趋势、技术发展、竞争对手获得的新产品与专利、新产品开发固有的挑战(包括获得监管部门批准)、默沙东对未来市场形势做出准确预测的能力、生产上的困难或迟延、国际经济金融状况不稳定与主权风险、对默沙东专利和其它创新产品保护的有效性的依赖程度,以及公司面临专利诉讼和/或监管行动的风险。

默沙东没有义务就新信息、未来事件或其它原因对任何前瞻性声明进行公开的更新。尚有其它因素可能导致实际结果与前瞻性声明存在实质性差异,请参见默沙东2016年年报10-K报表以及公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备案的其它文件(可在美国证券交易所网站www.sec.gov上查阅)。